吴川人讲述吴川往事8之踎饭铺

吴川生活圈2018-05-15 17:01:50

90%吴川人↑关注它↑

现代城市的酒楼食肆常常可按档次用名(当然,恣意夸张者除外),例如美食广场、天地、府、坊、楼、店、铺等等,而最低层次的就是摊档了。

吴川人的习惯却常常将一些经营饮食的摊档叫作饭铺。光顾这些饮食摊档就叫踎饭铺。顾名思义,踎饭铺就是蹲着就餐。随着社会进步,现在各类饭店、饮食摊档的设施和卫生环境已有一定的标准,过去那种极其简陋、卫生环境恶劣的饮食摊档不复存在了。

需要说明的是,并不是吴川人不喜欢高档的餐馆,而是简陋的饮食摊档更经济、更实惠!在60、70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还普遍偏低,吴川县各乡镇都有约定的墟期让人们进行农副产品交易活动。在人流拥挤、熙熙攘攘的乡镇墟期,这种低端的餐馆摊档恰恰迎合了普罗大众的需要。

我记得在60年代末期,母亲常常带上我在墟期当天下午3时许去塘依边市场购物,选择这个时段正是母亲的聪明处,因为此时已是墟日的尾声,吴川人叫做“散墟”,货主急于出手,所以容易买到较平宜的农副产品。许多入城“趁墟”的乡民在完成交易后,也会在市场的饭铺吃一碗牛肉粥或一碟烂锅炒粉,因为人多,就餐者只能围在饮食摊档的灶台旁边、蹲在条凳上,即点即食。那饮食摊档的条凳上面全是厚厚的泥巴。。。。。。

除了墟期,在平常的日子这些饮食摊档的生意也不俗,那些整天在市场上营营役役、辛苦劳作的摊贩在早餐时段,常会选择蹲在饭铺的条凳上,点一小碟白切鹅、来一碗香软的白米饭,就着免费的清汤、酱油,享受晨早的HappyHour。

那些经营饮食摊档的师傅,刀工娴熟,一件熟鹅或熟鸡经过剔骨斩件再摆放上碟、点缀以葱段、抹上熟花生油,让人看起来油光闪亮、件件是肉、食指大动。

因为这些饮食摊档场地狭窄,也比较容易拉近人们的距离。在“蹲饭铺”时,也常常传播内幕秘闻、小道消息:甚至讨论家长里短、时政、戏曲文艺等等。也常常有一些性喜谐谑者来一段即兴表演。我曾见一住坡心岭姓戴的草药医生去塘依边市场踎饭铺,随口问档主:请问白切鹅、米饭、汤、酱油价格如何?档主赶紧垂手恭谨作答:回戴医生,我这里汤和酱油不用钱!那戴医生却随即吩咐:就要一碗汤和一碟酱油啦!只将那档主听得愣怔在那里,引来众食客一番嬉笑。

在吴川,许多地方风味美食,也是在这不起眼的小饭铺发明创制的。例如鱼丸、鸡饭、烂锅炒粉、腰卷、八宝饭、甜薯羹等等。虽然吴川人踎饭铺的方式改变了,但实用、俭朴的传统还在,饮食文化也在不断发展、传承!

作者:杨越

关于作者:杨越/杨庆 出版过一本《小城随笔》书中用叙事手法,回忆自己青少年在梅菉的所见所闻.

作者寄语:讲述吴川的人和事,就是想要喚起人们的乡土情怀,关注吴川、祝福吴川.

想知道更多《吴川人讲述吴川往事》请加微信公众平台:WCSH0759

吴川社区点击“阅读原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