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食用油价格联盟

记忆 | 不曾割舍的济南“油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的济南”征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工作的济南植物油厂正处在一个继往开来,新老交替、万象更新的阶段,厂区内洋溢着青春绽放、活力无限的热烈氛围。于1955年公私合营成立的济南植物油厂 (原济南榨油厂) 是本市唯一的一家植物油生产单位,几十年来担负着代加工生产油脂和市场计划供应的重任,其门脸儿也算得上是“油香不怕巷子深”和“皇帝女儿不愁嫁”的好厂家。国家粮油政策放开之后一个阶段,济南植物油厂生产的机榨食用植物油(花生油、大豆油)和小磨香油等产销两旺,名利双收。前来购买花生油的人络绎不绝,排队的人群有时竟长达几十米,熙熙攘攘的队伍中还不时传来对济南植物油厂的赞美之誉:“哎,花生油生意这么火,单位效益肯定孬不了!” “当然!在榨油厂工作,可是一辈子的福气!”那个时期,是济南植物油厂经营发展的峰段,其生产的花生油占据了济南市场的半壁江山,已成为人们餐桌上一道色香味俱佳的美丽“风景”!



殊不知,我们那代人在济南植物油厂释放过年轻,贡献过力量, 历经过辛辣酸甜,共度过苦乐年华,曾经流下的汗水比常人有几倍之多!众所周知,历史上自古以来就有“冷酒店,热油坊”之说,其常识在于油脂生产环境需保持35度以上温度,出油率才会相对稳定。可想而知,工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尤夏秋季节,工人们在榨油机面前,一个个汗流浃背,挥汗如雨,活脱脱就像洗桑拿浴一般。旧制“151型”螺旋榨油机不停地转动着,散放着灼人的气浪,车间里弥漫着一种腻腻的油腥味道……但是,我们于工作中乐此不疲,相互帮助,共同感受累并快乐着的一份愉悦和激情。



那个年代的工人质朴实诚,聚在一起犹同大家庭的亲兄弟,特有一份集体荣誉感和工作热情。榨油车间过滤机最后的那道工序是需要人工合力完成的一项工作,劳动强度大且累。当三五人裸着臂膀,齐心协力转动着沉重的丝杠,硬生生将剩余的残油挤压已尽的时候,人们早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但是,工友们没有抱怨,没有叹息,只有一如常态的平静挂在疲惫的面孔上!


那时候,身为济南植物油厂的一名工人是一种荣耀和自豪。记得在香油车间工作时下班回家,骑车行驶在大街上,耳边总会听到有人在说:“呵,香油味儿!真香!”每每此时,一种幸福感便布满我的全身,心中不由升腾起“为您的生活增色添香”,为企业发展贡献青春和力量的美好愿望。



香油车间曾是济南植物油厂的“香饽饽” ,生产的芝麻香油、芝麻酱(麻汁)很是得受众欢迎。但是,其操作工艺亦是一项很细致的技术活儿,从筛选、淘洗、炒料、磨浆、再到浆锅撴油,无不讲究一个人工“火候”,手头稍有不甚就会前功尽弃,全盘皆输。芝麻炒老(糊)了,香油涩苦,芝麻炒嫩了香油不香;磨浆粗糙了降低出油率,磨浆太细影响生产任务的完成……后经多年的工作实践和考验, 我们练就了一双双“火眼金睛”,一个个成为技术能手,无不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默默奉献着自己的职能。


随着时代变迁,济南植物油厂经历了一个由鼎盛到衰落的过程。1984年,新香油车间建成,一台“液压榨油机”上马投产,替代了小磨香油原生产工艺。出油率提高了,产量也有了较大提升,但口味却没有了小磨香油的味儿。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一套先进的“浸出大豆油生产线”,替代了“151型”螺旋榨油机匆匆上马。但是,经过高科技产出的大豆油也因浸出设备化学残留等问题处理不当,并未得到广大消费群体的认可。国家取消粮油计划供应后不久,议价经营政策动摇了济南粮油企业发展的根基,又因各地粮油小作坊风生水起,济南榨油厂也不例外地受到冲击。



历史可真会开玩笑,那些曾经被当作废品变卖的旧制“榨油机”生产的食用油工艺依旧有它广阔的受众市场,人们依然喜爱老工艺生产出来的“小榨”花生油(大豆油)和小磨香油。在轰轰烈烈的“加快体制改革步伐”“放开搞活粮油市场”多年后,济南榨油厂一台类似1947年制造的“151型”螺旋式榨油机压榨生产工艺和原始小磨香油生产工艺,仿佛一夜之间又回到了它的技术原点,恢复了其生命活力。遗憾的是,此时的济南植物油厂已无力挽回它往日的兴盛。


济南植物油库


光阴荏苒,时过境迁。走过半个多世纪的济南植物油厂在与时俱进的发展中完成了历史的使命。如今,原厂区已不见了踪影,平地而起的幢幢高楼林立,折射着一抹民族工业振兴和企业发展的不朽之光。它让我们时刻铭记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永不忘却历史的过往和不曾割舍的一份企业情怀。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