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亿万富豪濒临破产,心疼留学的女儿,亲手用大闸蟹做手工酱,却意外再造创业传奇

一起看剧2018-02-12 20:44:34


老余是村里的传奇人物,至少在40岁以前,他是不安分的创业者,在大上海折腾出来一系列创业项目,能够让乡亲们街头巷尾的谈论好几天。



80年代,乡亲们都守着家里田地种棉花,也有从事副业,有做小生意的,日子倒也过得滋润。老余家就没有这么舒服了,老余的父亲早年在内蒙当兵,有一次,在零下四十多度的恶劣环境里,跳入水里抢救军用物资,结果被严重冻伤,只能回到家里修养,几乎是卧床不起。


家里少了一个壮劳力,吃饭都很困难,老余在十几岁就开始干农活,16岁初中毕业,就到村里的水泥厂做工挣钱,拼死拼活的每月挣30块,无力改变家庭的状况,决定到大上海闯荡一番,看看能否闯出一片天地。



到了上海,在工地做建筑工、填土,在码头做装卸工费劲吃力的生计,在老余眼里遍地都是黄金,浑身都是干劲,他看到跑船很挣钱,就买了一条水泥船搞运输生意,为了多让上海老板们信任,他天天晚上熬夜学本地上海话,很快赚的盆钵满。



正好赶上上海大发展的良机,辉煌的时候,老余在上海拥有了三个码头,购买了大量的装卸和起重设备,看到钢材紧俏,就顺便进入了轧钢行业,在上海和兴化都建起了轧钢厂。


30多岁的老余已经身价不菲了,村里要修建大马路,找风光的家乡人捐款,他们在上海找到老余的时候,才知道小伙已经今昔非比了,老余大手一挥,拿出几十万捐助村里修路。



兴化房地产业也开始兴起了,老余又在老家搞了一个房地产公司,买地盖房子,产业横跨船运码头、轧钢和房地产等多个领域,跨度太大,潜在的危机正在酝酿。


从08年开始,先后出现了金融危机、房地产滑坡和钢材价格下滑,似乎每个经济问题,都会跟老余的业务挂上了钩,倒霉的事儿一个接着一个,2011年,老余的房产项目都竣工了,几乎一套也卖不出去,几千万的货款也收不回来,上海的轧钢生意也陷入停顿,一夜之间,老余的庞大商业帝国在快速崩塌,对此,他却无力回天。




从闯荡大上海开始,漂泊了20多年的老余,又回到了生养他的兴化老家,这时的兴化已经成了鱼米之乡。


每日看看村民们养鱼、养蟹、养龙虾,好的年景,一只半斤重的大闸蟹能卖七八十块呢,一亩塘能产三四千块的,搞个几百亩水面,一年也能挣几百万,老余不想就此消沉了,他想从养大闸蟹开始,重新崛起。




出人意料的,大闸蟹也是典型的大小年,好的年景每只大蟹能卖五六十,差的年景,只能按斤卖,每斤只有二三十块,连基本的养殖成本都不够。


在大闸蟹领域老余也是新手,走了两年的弯路,蟹的产量和品质都不如同行的,最困难的时候,他甚至把家里的豪车卖了,给员工们发工资。



经过养殖技术的改进,老余家的蟹越长越大了,他也成了养蟹高手,讲起蟹来头头是道的。不过守着几百亩水田,他也会想起往日的商海沉浮,自己才40多岁,难道就靠几百亩水田过一辈子了吗?


更为关键的是,仅仅靠养蟹,真不是挣大钱的事业,年景时好时坏的,老余天天捉摸着如何去实现事业的大突破。



女儿海平到瑞典留学去了他和儿子一起操持着大闸蟹生意,每年女儿回来一两次,都享受着老爸亲自抓蟹、蒸蟹的特殊优待。


有一年过中秋,本来是中国人团聚的日子,女儿的思乡病又犯了,就给老余打电话:“老爸,我想家了,更想吃家里的大闸蟹。”


老余听了心疼了,大闸蟹这玩意也没法空运到瑞典去啊,怎么办呢?宝贝女儿有要求了,一定要满足。



经过跟家里人商量,老余决定手工做蟹肉酱,给女儿空运过去,酱菜保质期长,不会轻易坏,女儿想吃大闸蟹了,随时就能吃了,放眼全球都没有用蟹肉做酱的,他必须自己摸索。


说干就干,他赶紧塘里抓了十几只肥美的大闸蟹,动员了全家人行动起来,他来做蟹肉酱总设计师,开始了蟹肉酱的手工制作。



活蟹蒸熟,将蟹肉和蟹黄剔出来,作为蟹肉酱的主材料。用菜籽油熬制葱、姜、辣椒,作为酱的调味剂。然后倒入蟹肉蟹黄、调味剂和豆瓣酱,开始慢慢小火熬。



做完之后,家里人一品尝,果然味美绝伦,海平一定会喜欢的,就装在两个大大的瓶子里,给她空运过去了。



海平吃到爸爸亲手设计、熬制的蟹肉酱,大呼好吃,赶紧搞了一个聚餐会,将外国同学和朋友都请过来,煮面条、吃蟹肉,好不痛快。


吃完饭后,几个外国友人竟然单独找到了海平,声称要买一瓶带回去,以后吃饭都来一点,很过瘾。



海平当然不会卖了,一共才两瓶,还是一家人熬出来的,她給朋友人看了家里人做酱的图片和视频,忙的多么不亦说乎,他们才扫兴的作罢。



儿子的女朋友雪莹也参与了蟹肉酱的策划过程,她一直跟海平沟通,看到老外们都这么喜欢,一时动了心,就给老余建议,要不试试蟹肉酱的项目吧,能不能产业化,反正家里的蟹塘里有的是大闸蟹,年景也不一定都好,假如蟹肉酱做成品牌,那么全年都能销售了。


一开始老余是怀疑的,一瓶蟹肉酱305g,其中65%的材料都是蟹肉蟹黄,20%是黄豆酱,其他调味品占15%,一瓶蟹肉酱就要一斤半的鲜活大闸蟹啊,这个成本多高啊



雪莹不信这个邪,她软磨硬泡的,老余决定试试水,又去蟹塘里捉了一些大闸蟹,然后自下厨熬制蟹肉酱,雪莹负责在朋友圈里销售,结果一炮而红,大家竞相传颂:“太好吃了!”


一个月竟然卖了3000多瓶,雪莹不停的接订单,老余只能一趟趟的到塘里捉蟹,一锅锅的熬制,全家人都忙了起来,晚上都累的腰疼,小锅换成了大锅,还是跟不上订单的速度。



老余想着,累死累活的靠一家人做,每年顶多也就是几万瓶,雪莹一个朋友圈每月都能做3000多瓶,说明蟹肉酱还是有很大的市场的,不如索性再玩大一次,自己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老余马上将全部身家投入了进去,建设了高标准的冷库、食品检测和自动罐生产线,购买了750公斤级的自动电炒锅,后来发现酱的味道还是不给力,还是人工炒出来的味道更香浓,老余亲自制定了流程化的蟹肉酱工艺流程,蟹肉、黄豆酱和调味品的比例严格按规定匹配。



在当地的食品卫生企业评分中,见过大场面的老余将车间搞得太高大上了,90分就是优秀了,他一举拿到了98分,自动化的设备、高大上的厂房和洁净的操作环境,被老余当做东山再起的“硬实力”。



兴化水资源很丰富,蟹肉酱成功了,老余又打起了龙虾酱和鱼肉酱的主意。


因为需求量太大了,自己塘里的数量有限,他跟几十个水产养殖户签订了收购协议,保证原料供应的稳定性。



拿龙虾酱为例,为了保证酱更香,弥补龙虾味道的不足,他添加了香菇作为辅料。



龙虾肉比例在40%,香菇在20%,黄豆酱和调味品在40%,调制出来的龙虾酱又有龙虾的鲜美,还有香菇的醇香。




为了保证口味达到最佳,他要求所有龙虾、大闸蟹和鱼,在进车间前一定是鲜活的



然后快速蒸熟剥肉熬制。



为了降低对防腐剂的依赖,每瓶酱在瓶口都放上了香油,隔绝空气对酱的腐蚀。



为了迎合用户年轻化的需求,老余专门找设计公司,设计了一套卡通式的包装,他说要理解现在80、90后的需求。



老余又火了,不仅产品在微商上火了,央视也两次登门,对爱心酱的爆发进行了报道。




正是心疼女儿,让老余在50岁来临的时候,他的新事业或许才刚刚开始,对了,多亏了海平那次意外的“嘴馋”。



怎么买买买呢?


手工水鲜酱三瓶组合

(蟹肉+龙虾+鱼肉)


¥138

是蟹酱也是爱心酱


长按二维码  立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