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总是容易的,理解却很难

日新企业家联盟2018-09-08 08:47:46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这是欢喜(haunxijoy)的第 28 篇文章。

为什么我们总是那么急于站定立场,找到同类,而不是辩证去看待问题?我越来越相信,理解和宽容是更为高贵的品质。

——由牧

那些你也许没机会看到的

去年春天刚到深圳的时候,租住在一栋5层小楼里。

每个住户占用一层,浴室和厨房公用。平时互不干扰,倒也清净。

四楼住的是个皮肤白净,个子小小的漂亮姑娘。她每天下午五六点钟出门,穿着有些微暴露的性感衣裙,脸上是精致且妩媚的妆。常常是午夜过后才回来。

寂静的深夜,高跟鞋踩在楼梯上的声音格外地响。楼道里的灯渐次亮了,然后是开锁开门的声音,淋浴的声音。

理所当然的,大家对她从事的工作有一些不好的猜测。

因为楼里只有我们俩做饭,在厨房碰面的次数多了,从互相点头笑笑,到随便聊上几句,慢慢彼此也熟悉了起来。

她极爱美,即使只出门十几分钟买个菜,也要穿上漂亮的衫,化上完美的妆。她爱自拍,随时随地在拍自己;连做个饭也要摆好大拍特拍一通,发到网上。

有次她房间的空调坏了,到我房间一起吃饭,我对她才有了些更具体的了解。

可能因为穿衣打扮的原因,姑娘看起来比较成熟,实际却只有18岁。高中没读完就出来打工,已经工作两年了;现在在酒吧做招待。

闲聊间,她的电话响了。挂上电话,她解释说是她爸要钱,过会儿上班顺路去打钱。又说起自己工作这两年挣的钱大都给父母了。

我有些许的错愕——我长她几岁,一起毕业的同学,或是家里托关系找工作,或是家里出钱买房,要么就是工资不够花需要家里补贴,能不啃老就很不错了,能回报父母的很少。

后来一起玩的多了,发现她是一个极单纯热情的人。

为了做好工作(酒吧有很多外国客人),英语底子很薄的她时常拿一个小本子背单词;老家带来的自家榨的花生油,热情分享给别人一起用;楼里公共设施出了问题,大家都嫌麻烦凑合着,经常是她叫来物业修理。

过了几个月,她离开了这座城市。一年间,楼上的住户换了一批又一批,有单身的,也有情侣。姑娘们至少都是本科学历,偶尔见面也寒暄几句,但是能一起聊天一起吃饭的却再也没有了。

要说对从事这个行业的女孩子没有一点偏见,那一定是假话;我也不太喜欢过分注重外表整天自拍的女孩。

有次她跟我说,楼里有人因为她的晚归,没有跟她说而是直接告到了房东那里。要是跟她仅是楼道里打过几个照面,说不定我还会感谢那个向房东反映的人,毕竟深夜的灯光和声响多少也影响到了我。

若是当时没有机会去了解,只看表面,如今留在我印象里的,一定是个我不太喜欢的虚荣女孩。说不定还会成为我笔下的反面例子。

批判是多么容易,只需要上下嘴皮轻轻一碰,或者在键盘上敲打几下。就可以政治正确地说她晚归扰民,爱美肤浅,不从事正经些的工作。

但只是稍加了解,我就看到了她身上的许多优点。甚至,比我还要努力,更加无私,高尚。

我们也许永远不会有机会知道坐在自己身旁的同事经历过什么,下班后又会做些什么;更不会知道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经历过什么,又在想着些什么。

当年同班最其貌不扬说话尖酸刻薄的女生,在我生病的时候,帮我拎着东西,搀我回宿舍;

以前公司一个很难亲近的同事,每个周末都去做义工。

……

更多的人,我并没有机会去看到他身上的另一面;更多时候,我会不自觉用自己固有的偏见片面地给别人贴标签。

▌理解和宽容是很难得的品质

前不久地铁哺乳事件热闹了一小阵。

大多数能够引起广泛讨论的事情,可以探讨的角度很多,而且往往各有各的道理。当然被一致认可的是:擅自拍别人照片并公布到网上的做法肯定是极不妥当的。

有人支持公共场合哺乳,既不违反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又有母爱做盾牌,就更加理直气壮不容旁人置喙;也有人反对,认为会给他人带来不适;还有人提到了公共设施的缺失等不合理之处。

照片中的母亲从穿着上看应该是来自农村,媒体的后续报道也证实了这一点。有人利用这一点来攻击她。


我却因为她来自农村,所以有了更多的理解。

当有些人借着批判别人展现自己的优越感时,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恰巧出生在城市,从小就接受到了更加适合城市的生存和道德教育。

我也是农村的,我父母都是农民。我知道假如我没有一路读书读下来,而是像我的一些小学同学一样早早辍学打工,我很可能也是一个在公开场合喂奶却丝毫不会觉得不妥的母亲。

接受这一点很难,我们不是我们自己,我们是我们所处的环境,继承的基因,却唯独不是我们自己想要成的那种人。即便是我们想要成为什么人,这一想要改变现状的目标,也是由我们无法完全自主决定的经历,遭遇的环境决定的。

我们仅有的一生,是与自己所有的一切,自身的局限不断对抗的一生。

每个人的经历和处境千差万别,必然有各自的局限性。有人说了,《你弱你有理》,有道理吗?当然有。可实际上强和弱都是相对的,你也有在比你强的人面前显弱而不自察的时候。所以,当你带着优越感和傲慢看不起一些人时,你在另一些人眼里不知道又是什么样子?

理解别人,是试着去体察别人没有言明的苦衷,是去感受你觉得可恨之人的可怜之处,是不去片面地对人对事,随意贴标签。

▌不批判,更不要把脏话合理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国人一直活得太压抑了,现在能够流行起来的的文章大多都是指责别人的。

而且常常是带着脏字的。“婊”,“贱人”,“LOW逼”,带着强烈辱骂性质的污言秽语张口即来。

我对随便给人冠“婊”的做法很不适应。“圣母婊”,“过来人婊”,甚至还有“素颜婊”。只不过想请人帮个忙,一不小心也成了“贱人”。猛然间看到,还以为这是有多大的仇呢。

当别人请求帮忙时,愿意帮助是皆大欢喜;不愿帮忙,拒绝的方式也有很多种。伸手求助的人有他的难处,也可能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太麻烦别人,委婉提醒便是。何必恶语相向,给人扣上“贱人”的帽子。

有人挺写文章的人,说她缺钱,她小时候很惨,我们必须在理解她的基础上去评价她。这个我赞同。只是她有尝试去理解向她求助的人吗?

对自己和对别人双重标准是难以摆脱的一种惯性思维。因为对自己可怜之处的无限放大,对他人复杂性的难以觉察。

也有朋友说“婊”就是一个表达方法。但是即使忽略“婊”这个词本身带有的污蔑意味,至少也是典型地给人贴标签,而且往往是负面标签。

人从来不能简单地划分为两类。比如说,关注欢喜的,和不关注欢喜的;化妆的,和素颜的;已婚的,和单身的。连最客观的男人和女人,还有如金星这般认为自己是女人的男人,并且最终让自己从生理上也变成了女人。

每个个体都是不同的,有着他人甚至自身都难以理解的复杂性。片面的批判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尤其对掌握了一定影响力的人来说,靠着口诛笔伐煽动情绪获得认同是很容易的;然后呢?

我们已经不缺批判辱骂,不缺弱肉强食;缺的是理性思考,和理解宽容。

用道德,用自己的价值观去绑架别人批判别人是很简单,无需动脑的。但是会给自己平添许多戾气,阻断了见识更广阔的世界的机会。若人人如此,更会造就一个不那么宽容的环境。

—END—


作者:由牧,写字爱好者。
微博:由牧由牧
微信公众号:欢喜
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